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,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,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

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,无论我如何的去追索,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

而你微笑的面容、极浅极淡,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

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,命运将它装订的极为拙劣

含着泪、我一读再读,却不得不承认,青春、是一本太仓促的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