嘉靖:那么多人审你,谅你也不会心服口服。皇上叫我事先将这些人驳你的话,都告诉你,想听听你是怎样回他们的话。

海瑞:既然有旨意,该回的话我都会回。大人能否告诉我,你在哪个衙门任职。

嘉靖:和你一样,在大明朝任职,你只管回话。

海瑞:那就请问吧。

嘉靖:国子监司业李清源问你,我华夏三代以下可称贤君者,该首推何人?

海瑞:当首推汉文帝。

嘉靖:文帝之贤,文景之治,后人莫不颂之。你却在给皇上的奏疏里,引用狂生贾谊之言,求全苛责,借贬抑汉文帝以贬抑当今圣上。如此贤君尚被如此攻击,你心目中的贤明之君,是谁?

海瑞:尧舜禹汤。

嘉靖:李清源问的是三代以下。

海瑞:臣的奏疏里已经说了,三代以下,汉文帝堪称贤君。

嘉靖:李清源问你,既认汉文帝为贤君,为何反责文帝悠游退逊,多怠废之政,这是不是在影射当今的皇上?……为什么不回话?

海瑞:此言不值一驳。

嘉靖:是不值一驳,还是无言回驳?

海瑞:臣的奏疏他们没有看懂,他们也看不懂。因此不值一驳。

嘉靖:好大的学问。有旨意,你必须回驳。

海瑞:汉文帝不尊孔孟,崇尚黄老之道,无为而治,因此有悠游退逊之短,怠废政务之弊。但臣仍认文帝为贤君。因文帝有亲民近民之美,慈恕恭俭之德。以百姓之心为心,与民休养生息,继之景帝,光大文帝之德,始有文景之治。可是当今皇上,处处自以为效文景之举,二十年不上朝,美其名曰无为而治,修道设醮行,其实是大兴土木。设百官如家奴,视国库如私产,以一人之心夺万民之心,无一举与民休养生息,以致上奢下贪,耗尽民财,天下不治,民生困苦,要我直言,以汉文帝之贤,犹有废政之弊,当今皇上,不如汉文帝,远甚。大明朝设官吏数万,竟无一人敢对皇上言之,我若不言,煌煌史册,自有后人言之。请大人将我的话,转问李清源,转问那些要驳斥我的百官。他们不言,我独言之,何为影射?我独言之,百官反而驳之,他们是不是想让皇上留骂名于千秋万代。

嘉靖:照你所言,我大明君是昏君,臣皆佞臣,独你一人是忠臣贤臣良臣?

海瑞:我只是直臣。

嘉靖:无父无君的直臣!

海瑞:大人,能否将我的话,转奏皇上?

嘉靖:说。

海瑞:我四岁便没了父亲,家母守节一人将我带大。出而为官,家母便尊尊诲之,”尔虽无父,既食君禄,君即尔父”。其实岂止我海瑞一人视君若父,天下苍生无不视皇上若父,无奈当今皇上不将百姓视为子民,重用严党以来,从宫里二十四衙门派往各级的宦官,从朝廷到省、府、州、县所设官员,无不将百姓视为鱼肉。皇上深居西苑,一意玄修,几时察民间之疾苦,几时想过,几千万百姓虽有君而无父,虽有官而如盗?两京一十三省,皆是饥寒待毙之婴儿,刀俎待割至鱼肉。君父,知否?

嘉靖:(气得鼻血流出来,临走前)海瑞,朕送你八个字,无父无君,弃国弃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