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说我帅,我站阳台上想了一个晚上,究竟是谁走漏的风声……

据说,我出生时,爸爸声嘶力竭地哭了一个半月,他打死也不相信我是他的染色体遗传下来的孩子。后来,母亲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拉着父亲要去医院做亲子鉴定,医生揭开被子只看一眼就哭了,抹着鼻涕说回去吧,这不是你的儿子,谁的也不是,人类是生不出这么帅的孩子。一个实习的小护士走过来,立刻找了盒红印泥,把我的指纹印了下来,并把盘好的头发一下子散开,对我喃喃道:长发为君留,此生若不嫁你,长发不剪,清灯古佛,自梳闺中……

我长到15岁的时候,还不敢上学,不是没上过,幼儿园的时候上了半天就不敢去了,全园的孩子老师和园长都疯了,我的脸蛋被小女孩亲得肿成了西瓜……

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组来采访我,扛摄象机的那个美女晕倒了3次,负责笔录的那个小女孩生生把中文写成了意大利文加西班牙文……

联合国拨专款为我建造了一座藏身之处,位于喜马拉雅山的珠穆朗玛峰顶端。我享受了真正的清净,蓝天与我无比接近,上帝简直就是触手可及。虽然清净了,但也是极度地烦闷,我站在颠峰大声呼喊:我不帅!突然,天上传来上帝的声音:不,你撒谎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