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次我离开你,是风,是雨,是夜晚;你笑了笑,我摆一摆手,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了。

念此际你已回到滨河的家居,想你在梳理长发或是整理湿了的外衣,而我风雨的归程还正长;

山退得很远,平芜拓得更大,哎,这世界,怕黑暗已真的成形了……

你说,你真傻,多像那放风筝的孩子;本不该缚它又放它;

风筝去了,留一线断了的错误;书太厚了,本不该掀开扉页的;

沙滩太长,本不该走出足印的……

云出自岫谷,泉水滴自石隙,一切都开始了,而海洋在何处?

“独木桥”的初遇已成往事了,如今又已是广阔的草原了,我已失去扶持你专宠的权利;

红与白揉蓝于晚天,错得多美丽,而我不错入金果的园林,却误入维特的墓地……

这次我离开你,便不再想见你了,念此际你已静静入睡。

留我们未完的一切,留给这世界,这世界,我仍体切地踏着,而已是你的梦境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