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乐王
长乐王

多年后,你若未嫁,我若未娶(怦然心动)

当你喜欢我的时候,我不喜欢你,当你爱上我的时候,我喜欢上你, 当你离开我的时候,我却爱上你,是你走得太快,还是我跟不上你的脚步, 我们错过了诺亚方舟,错过了泰坦尼克号,错过了一切的惊险与不惊险,我们还要继续错过。 但是,请允许我说这样自私的话,多年后,你若未嫁,我若未娶,那,我们能不能在一起?

官场上历来无非进退二字(大明王朝1566)

文官们说的:做官要三思。什么叫三思,三思就是思危、思退、思变。 知道了危险就能躲开危险,这就叫思危;躲到人家都不注意到你的地方,这就叫思退; 退了下来就有了机会,再慢慢看、慢慢想,自己以前哪儿错了,往后该怎么做,这就叫思变。

民为重,社稷次之,君为轻(大明王朝1566)

民为重,社稷次之,君为轻。秦朝不尊孔孟,三世而亡。到了汉文帝的时候,才真正明白了这个道理。躬行简约,君臣共治,以民为本。我华夏历史上,才第一次真正出现了清平盛世,史称“文景之治”。唐太宗效之,与贤臣共治,又有了“贞观之治”。之后,多少次改朝换代,凡是君臣共治,以民为本,便天下太平。凡一君独治,弃用贤臣,不顾民生,便衰世而亡。 

我大明君是昏君,臣皆佞臣(大明王朝1566)

汉文帝不尊孔孟,崇尚黄老之道,无为而治,因此有悠游退逊之短,怠废政务之弊。但臣仍认文帝为贤君。因文帝有亲民近民之美,慈恕恭俭之德。以百姓之心为心,与民休养生息,继之景帝,光大文帝之德,始有文景之治。可是当今皇上,处处自以为效文景之举,二十年不上朝,美其名曰无为而治,修道设醮行,其实是大兴土木。设百官如家奴,视国库如私产

嘉靖论清浊说长江与黄河(大明王朝1566)

古人称长江为江,黄河为河,长江水清,黄河水浊,长江在流,黄河也在流。 古谚云:圣人出,黄河清,可黄河什么时候清过? 长江之水灌溉了两岸数省之田地,黄河之水也灌溉了数省之田地, 只能不因水清而偏用,也只能不因水浊而偏废,自古皆然。

北周太祖宇文泰问苏绰帝王之道(具官论)

天下无不贪之官,贪墨何所惧?所惧者不忠也。凡不忠者,异己者,以肃贪之名弃之,则内可安枕,外得民心,此一也。其二,官有贪渎,君必知之,君既知,则官必恐,恐则愈忠,是以弃罢贪墨,乃驭官之术也。不用贪官,何以弃贪官?是以必用又必弃之也。倘或国中之官皆清廉,民必喜,然则君危矣。清官或以清廉为恃,犯上非忠,直言强项,君以何名弃罢之?

天下英雄,唯使君与操耳(铁齿铜牙纪晓岚)

三国时曹操煮酒论英雄,他对刘备说:天下英雄,唯使君与操耳。今夜,和某有同感啊! 和大人,大奸与大善岂能并列?哎,你这是夸我呢,还是损我呢? 行行行行,君忠我奸,君廉我贪,君贤我恶。行吧?天下清名被你占光,天下恶名被我占光。

王法,王法,就是皇家的法(大宋提刑官)

不客气地说,刁某以为,宋大人什么都明白,可唯独就是在这人情世道上,一窍不通啊! 这么说吧,圣人尚曰: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。人,人呐,是人哪儿有不犯错的, 可凭什么就你摆出一副比圣人还圣人的面孔,抓住别人一点儿小过小失,就把人往死里整。 这可是活生生的人世间,人有七情六欲,并非过错。这天底下,官场上,哪有你这么死心眼的

小小书僮可笑可笑(唐伯虎点秋香)

参谋:一乡二里共三夫子,不识四书五经六义,竟敢教七八九子,十分大胆! 宁王:对呀,怎么不对呢,你不给我面子,我可真的要发飙啦! 唐伯虎:让我来试试! 唐伯虎:十室九贫,凑得八两七钱六分五毫四厘,尚且三心二意,一等下流!

我一面勤赚钱,一面读书篇(唐伯虎点秋香)

小人本住在苏州的城边,家中有屋又有田,生活乐无边。 谁知那唐伯虎,他蛮横不留情,勾结官府目无天,占我大屋夺我田。 我爷爷跟他来翻脸,惨被他一棍来打扁;我奶奶骂他欺善民, 反被他捉进了唐府,强奸了一百遍,一百遍,最后她悬梁自尽遗恨人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