参谋:一乡二里共三夫子,不识四书五经六义,竟敢教七八九子,十分大胆!

宁王:对呀,怎么不对呢,你不给我面子,我可真的要发飙啦!

唐伯虎:让我来试试!

唐伯虎:十室九贫,凑得八两七钱六分五毫四厘,尚且三心二意,一等下流!

参谋:好工整啊!

华太师:华安,你来得正是时候啊!

唐伯虎:没事没事,没事!


参谋:在下是七省文状元兼参谋将军,绰号“对王之王”的对穿肠,阁下是?

唐伯虎:小弟读过两年书,尘世中一个迷途小书僮,华安!

参谋:好,我就来会一会你!(两人对立许久,相互一个飞吻,众人偕倒……)

唐伯虎:对不起,我俩惺惺相惜,情不自禁。

参谋:言归正传,我们开始了!


参谋:图画里,龙不吟虎不啸,小小书僮可笑可笑!

唐伯虎:棋盘里,车无轮马无缰,叫声将军提防提防!

众人:好好,对得好!对得好!

参谋: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洽洽!

唐伯虎:雨雨风风花花叶叶年年暮暮朝朝!

众人:华安真行呀,华安好棒啊!

宁王:快出对,对死他,对死他!

参谋:十口心思,思君思国思社稷!

唐伯虎:八目共赏,赏花赏月赏秋香!

众人:好,好!


参谋:我上等威风,显现一身虎胆。

唐伯虎:你下流贱格,露出半个龟头。

参谋:我堂堂参谋将军会输给你个书僮?你家横头来种树!

唐伯虎:汝家澡盆来配鱼!

参谋:鱼肥果熟入我肚!

唐伯虎:你老娘来亲下厨!

参谋:啊?!(参谋将军后退数步,狂吐鲜血……)

唐伯虎:对对儿本为消遣作乐,今日穿肠兄竟然对得呕出几十两血,可谓空前绝后,小弟佩服佩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