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:国何以立?

曰:具官。

问:何以具?

曰:用贪官,弃贪官。

问:贪官何以用?

曰:为君者,以臣忠为之大。臣忠则君安,君安则社稷安矣。然无利则臣不忠,官多财寡,奈何?

问:为之奈何?

曰:予其权,以权谋财,官必喜。

问:虽然,官得其利,寡人何所得?

曰:官之利,乃君权所授,权之所在,利之所在也,是以官必忠。天下汹汹,觊觎御位者不知凡几,臣工佐命而治,江山万世可期。

问:善!然则,贪官既用,又罢弃之,何故?

曰:贪官必用,又必弃之,此乃权术之髓也。

问:先生教之!

曰:天下无不贪之官,贪墨何所惧?所惧者不忠也。凡不忠者,异己者,以肃贪之名弃之,则内可安枕,外得民心,何乐而不为?此一也。其二,官有贪渎,君必知之,君既知,则官必恐,恐则愈忠,是以弃罢贪墨,乃驭官之术也。不用贪官,何以弃贪官?是以必用又必弃之也。倘或国中之官皆清廉,民必喜,然则君危矣。

问:何故?

曰:清官或以清廉为恃,犯上非忠,直言强项,君以何名弃罢之?弃罢清官,则民不喜,不喜则生怨,生怨则国危,是以清官多不可用也。

............

曰:君尚有问乎?

问:尚有乎?

曰:所用者皆贪渎之官,民怨沸腾,何如?

问:何如?

曰:斥之可也。斥其贪墨,恨其无状,使朝野皆知君之恨,使草民皆知君之明,坏法度者贪官也,国之不国,非君之过,乃官吏之过也,如此则民怨可消。

问:果有大贪,且民怨愤极者,何如?

曰:杀之可也。检其家,没其财,如是则民怨息,颂声起,收贿财,又何乐而不为?

要而言之:用贪官以结其忠,弃贪官以肃异己,杀大贪以平民愤,没其财以充宫用,此为千古帝王之术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