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把忧伤画在眼角,我将流浪抹在额头

你用思念添几缕白发,我让岁月雕刻我憔悴的手

然后在街角我们擦身而过,漠然地不再相识

啊,亲爱的朋友,请别错怪那韶光改人容颜,我们自己才是那个化装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