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谓江山,是名江山,而非实指江山,君既不是山,臣民便不是江。

古人称长江为江,黄河为河,长江水清,黄河水浊,长江在流,黄河也在流。

古谚云:圣人出,黄河清,可黄河什么时候清过?

长江之水灌溉了两岸数省之田地,黄河之水也灌溉了数省之田地,

只能不因水清而偏用,也只能不因水浊而偏废,自古皆然。

这个海瑞不懂这个道理,在奏疏里劝朕只用长江而废黄河,朕其可乎?

反之,黄河一旦泛滥,便需治理,这便是朕为什么罢黜严嵩,杀严世蕃等人的道理,再反之,长江一旦泛滥,朕也要治理,这便是朕为什么罢黜杨廷和、夏言杀杨继盛、沈炼等人的道理。比方这个海瑞,自以为清流,将君父比作为山,水却淹没了山头,这便是泛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