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瑞:人生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啊!

李时珍:你既决心上疏,舍身成仁,我挡不住你,谁也挡不住你。

海瑞:先生是赞成我上疏了?

李时珍:我可没说赞成,上奏疏如同开医方,上医医国,中医医人,下医医病。我大明朝正然病入膏肓,不知道你这道疏是想医病医人还是想医国?

海瑞:国因人病,医病便是医人,医人才能医国。

李时珍:病根呢?

海瑞:视国如家,一人独治,予取予夺,置百官如虚设,置天下苍生于不顾,这就是病根。

一部华夏之史,夏朝商朝便是只有君王没有百姓的天下。当时《诗经》有云:时日曷丧,吾与汝俱亡。可见民不聊生,天下百姓都有了与夏桀同归于尽的心。商革夏命,前数百年还能顾及天下苍生。到了纣王之时,简直视百姓如草芥,顷刻而亡。天生孔子,教仁者爱人。继生孟子,道出了“民为重,社稷次之,君为轻”万古不变之至理。秦朝不尊孔孟,三世而亡。到了汉文帝的时候,才真正明白了这个道理。躬行简约,君臣共治,以民为本。我华夏历史上,才第一次真正出现了清平盛世,史称“文景之治”。唐太宗效之,与贤臣共治,又有了“贞观之治”。之后,多少次改朝换代,凡是君臣共治,以民为本,便天下太平。凡一君独治,弃用贤臣,不顾民生,便衰世而亡。

到了大明朝,我太祖高皇帝出身贫寒,马上得天下,犹知百姓之苦。惩贪治恶,轻徭薄赋,有德惠于天下,但也就是从太祖高皇帝时,种下了恶果。当时居然将孟子牌位从孔庙搬出,这便是不认同“民为重,社稷次之,君为轻”的治国至理(声调加重)。厉行一君独治,置内阁视同仆人,设百官视同仇寇,说打就打,要杀便杀,授权柄于宦官,以家奴治天下,将大明朝两京一十三省,视同朱姓一家之私产,传至今日以历一十一帝,犹以当今皇上为甚(渐激动)!二十余年不上朝,名为玄修,按操独治,外用严党,内用宦奴,一意搜刮天下民财。有多少科甲出身的官员,有良知的拚了命去争,无良知的官员,干脆逢君之恶,顺谀皇上(声调提高)!皇室大贪,他们小贪,上下一心刮尽天下民财。可怜我大明百姓,苦上加苦,有多少死于苛政,有多少死于饥寒(渐低沉)?

这次去大兴,天子脚下,新年之时,饥寒而死的百姓倒满了大雪之中。地方官视若不见,近在咫尺的京官也不闻不问。内阁和户部不得已拨去了一些军粮,也是虚应用事,还一再叮嘱,千万不能让皇上知道,以免败了皇上乔迁的喜兴。皇城之下犹然如此,普天之下还有多少涂炭之生灵(声调提高)?!在大兴这几天,我所能做的,也只是救一人算一人。当着那些没有心肝的人,哭都没有地方去哭(叹息)。李先生一生治病救人,我们这些吃朝廷俸禄的人,却只能看着百姓在眼前,一个个死去(声音低沉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