禀夫人:

小人本住在苏州的城边,家中有屋又有田,生活乐无边。

谁知那唐伯虎,他蛮横不留情,勾结官府目无天,占我大屋夺我田。

我爷爷跟他来翻脸,惨被他一棍来打扁;我奶奶骂他欺善民,

反被他捉进了唐府,强奸了一百遍,一百遍,最后她悬梁自尽遗恨人间。

他还将我父子,逐出了家园,流落到江边,我为求养老爹,只有独自行乞在庙前。

谁知那唐伯虎,他实在太阴险,知道此情形,竟派人来暗算,把我父子狂殴在市前。

小人身壮健,残命得留存,可怜老父他魂归天,此恨更难填。

为求葬老爹,唯有卖身为奴自作贱,我一面勤赚钱,一面读书篇,

发誓要把功名显,手刃仇人意志坚,从此唐寅诗集在身边,我铭记此仇不共戴天。